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剑魔 第五百零五章 图穷匕见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4:31

绝世剑魔 第五百零五章 图穷匕见

江余忽然的反问,让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江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江余笑着看看他们,而后对萧白易道:“萧城主,你想过没有,为什么珍卖会上,会出现这样一把假的百殊剑。”

“牟利,榨取钱财而已。”萧白易应道。

江余摇摇头,道:“据我所知,这些拍品真正登记,交到你们手上的时候,是五天以前才正式开始的。”

“那有什么关系么?”萧白易问道。江余一笑,道:“这把剑可是投入了不少的心血的,单纯成本而言,恐怕也是个天价了,若单纯是为了榨取钱财,为何不换个地方,或者换个日子,非要选择东方……老先生在的时候送上来?这不是很愚蠢的事情么?东方老先生在这里,他有什么自信能确保东方老先生看不破这把剑是假的?”

“这……”萧白易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江余继续道:“能做出这样假剑的人,心思之细密,怕是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或者说,想利用的就是这一点,东方老先生性格耿直,假的就是假的。试问城主大人,如果这把剑交易了,然后立即有人跳出来说这剑是假的,然后由东方老先生来鉴定确凿无疑,请问,谁是受害者?”

“自然是奔着我来的。哼,狼子野心!”萧白易冷笑一声,向下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脚下砖石俱裂。

江余见此,又道:“城主大人是否知晓,谁最可能是幕后的策谋者?”

萧白易闻言,沉默片刻,道:“我心中有几个疑影,但是不能确定。”

江余想了想,继续道:“如果按照城主大人刚才想的的方法,怕是免不掉这场危难,对方既然是有备而来,我想场内必然有接应的人,便是多少钱都肯出,必然要将这把剑买到手中。”

卓三闻言,惊骇道:“我族曾经对外承诺过,若在珍卖会买到假货,则要假货价格的百倍来赔偿,这……”

萧白易一笑,道:“不仅仅想要我丢了这个城主之位,更想让我赔上全部身家。果然够狠毒。”

卓三和东方珏,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江余,江余所想到的事情,是他们完全没料到的,都暗暗惊叹江余的聪慧程度。而除了他们以外,将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凌波清仙,心中更是对江余的聪慧钦佩不已。

“那当下该如何做,直接宣布出了假货?若如此做……”萧白易叹息一声,心说若如此做,自己的位置一样不保。

江余摇头,道:“这样做,正中阴谋者的下怀,他们不必出面,你的位置就没了。”

“那依照江兄弟的看法,我该怎么办?”萧白易,一城之主,如今却也把希望放在了江余的身上。

江余道:“我们只要让他们买不到那把剑就可以了。”

“他们必然是准备大量资金的。”卓三在旁说道。江余点点头,道:“那是当然,所以……”江余看着萧白易,萧白易一摆手,道:“我明白了!”说话的时候,将一个玉璧户头拿了出来,道:“这里面的鸿蒙神玉,江兄弟随意取用。”

“先转到我的户头上吧。”江余这般说道,而卓三立即过来帮助转账。看着卓三转账,萧白易苦笑,道:“我的全部身家,可就都系在江兄弟你一人身上了。”

“萧城主放心就是。”江余将自己心头所想的计划,与三人说了,而就在他说计划的时候,萧白易忽然对江余传音道:“东方珏此人,是否可信?”

江余听到这话的回收,看了看东方珏,小心传音回道:“萧城主放心,我看东方珏此人,志大才疏,没什么心机,喜怒都摆在脸上,若是我是那个玩弄阴谋的人,我也不敢要这样的人当同伙。”

萧白易沉吟片刻,道:“……言之有理。”

……

珍卖会暂停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珍卖会会场的人早就都坐不住了,躁动不已。直到萧白易和东方珏再度回来的时候,现场才稍微静了静。

“拍卖继续!”萧白易坐到主位上后,这般说道,对着远处的东方珏点了点头,东方珏则对着四周的人道:“请继续加价!”

“慢!”正在众人打算继续喊价的时候,有一个人站了起来,高声喝断,再度终止了拍卖。而喊出这话的人,正是紫云府府主。

眼见紫云府府主这个时候跳出来,萧白易心中冷笑,心说这么快就坐不住了么。萧白易心中所怀疑的人之中,就包括这个紫云府的府主,在师月城之中,除了他萧白易以外,二号人物就是这个紫云府府主了,而如果他当不成这个城主,那么最有可能继承城主之位的,恰好是这个紫云府的府主。

其实阴谋的参与者之中,的确有紫云府府主一份。他如此坐不住跳出来,原因其实也简单,因为百殊剑拍卖到一半儿就暂停了,萧白易和东方珏,还有两个人去了后面,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所谓做贼心虚,他怕事多生变,索性不如就图穷匕见。直截了当的面对!

“林府主,你有什么话说么?”萧白易很是淡定的问道。

紫云府府主大名林参,他看了看萧白易,道:“我倒是觉得萧城主你应该有话对大家说才对,珍卖会对我师月族有多重要,相信不需要我赘述,萧城主无端暂停了珍卖会半个时辰,这于规矩不合吧?不该给大家一个解释么?”林参的话刚说完,场内立即就有不少人呼应,萧白易随便扫了一眼,就能看到呼应的人除了那些不明真相瞎起哄的宾客外,剩下的就是师月城的巡事了,不用说,这些人都是林参一伙儿的。

萧白易闻言冷冷一笑,道:“在我族族规之中,的确有说珍卖会不得随意暂停,但并非说不得暂停,我想我作为一城之主,还是有这个权利的。至于为什么,过一会儿,你们就都知道了。林府主何必急于一时呢?”

“我是怕有人见财起意,暗自调换了那把百殊剑。”林参眼眸一冷,对着萧白易说道。

“笑话,我萧白易身家何止千万,岂会为一把剑而铤而走险。”萧白易这般说了,又道:“林府主所有怀疑,我可以理解,若林府主不放心,一会儿这把百殊剑拍卖结束了,咱们请在城里作客的东方老先生来鉴定一下那把百殊剑,是否调换了,相信就可真相大白了。”

林参看着萧白易半晌,忽然大笑,道:“好啊,那咱们就看看究竟……”他后面的话留在了心里,那就是鹿死谁手!

拍卖继续,可是此时的拍卖,和之前已经不一样了,空气中都是激烈的火药味。江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加价,因为还早,价格还没过百万。

“一百万!”终于有人喊出了破百万的价格,而喊价的人,正是那个韩少。他喊出一百万的高价后,便再无人加价了。而江余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之前和自己抢大枫部族的女奴的时候,曾经最高加到三百万,之前他挥霍掉了一百多万,如今他手里,应该最多有两百万而已。想到这里,江余索性也不费事,直接喊道:“三百万!”

又是一跳两百万!现场一片惊呼。

“五百万!”韩少也不甘示弱,直接也是跳了两百万,将价格抬到了五百万。

“果然是你……”江余此时就已经确定,这个韩少,和林参绝对是一伙儿的。之前和自己竞争,他用的是自己的钱,而此时此刻,他用的钱,怕就是林参一伙儿筹集的钱了,否则以他那性格,恐怕早在之前就把这些钱砸出来了。

八百万!江余再度喊出高价。而他话音刚落,那边韩少立即就喊出了一千万。如此更加确定了江余的想法。

而后的价格,就向着令人咋舌的高度而去了,在这个师月城里的珍卖会上,还罕有东西能卖到一千万以上,而能超过两千万的则根本都没有,而在今天,这一切都打破了。没用半盏茶的功夫,就已经突破了三千万的高价了。而江余手中除了自己有的一千多万以外,还有萧白易给的六千万鸿蒙神玉,自然有恃无恐。

……

“五千六百万!”江余喊出这个价格后,现场一片寂静,一直站着的韩少,也恶狠狠的看着江余,说不出话来。明显,在这场把谁钱更多的大战之中,他们是输了。

“已经成交了,咱们就让东方老先生来鉴定一下,这把剑是真是假吧!”紫云府府主林参站起来说道。

“好啊,我没意见。”萧白易笑了笑说道。

“可我有意见!”在那边已经飞速的完成交易转账,并且已经将那百殊剑收入囊中的江余,走了过来说道。

“小子,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林参有些懊恼的说道。

江余冷笑,道:“笑话,剑是我出钱买的,就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你们想拿去鉴东鉴西,可曾问过我?老子就这么说了,不给你们鉴定,怎么你们师月族还想用强么?”

“你……”林参也是个能言善辩的,可是碰上江余这么一大段抢白,也是气的浑身发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交易既然已经成立,东西自然归阁下了,鉴定与否,是阁下的自由,我们自然不会用强。”萧白易轻轻笑着,对江余说道。

林参咬了咬牙,不管那么多了,便要动武过来抓江余,忽然之间,就见林参浑身如同遭受雷击一样。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坐在了地上。

“林府主,我看你很健忘呢,哈!”萧白易站起来,走了几步,来到林参的面前。

“诛心灭元阵!”林参嘴角渗出血来。

萧白易微微一笑,道:“没错,在这阵中,可只有城主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你可别再忘了!”

所谓诛心灭元阵,并非是萧白易的能为,而是师月城建立之时,就已经布置好的先天法阵,在这个法阵之中,除了城主之外,任何一人,只要有加害他人之心,且动用了灵气的话,便立即会被法阵所反噬,而后浑身不能动弹。如此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保证珍卖会的顺利进行,防止一些宵小来破坏珍卖会。只是想不到,今天还能做这个用处。

“你们果然是一伙儿的。”林参看着萧白易,又看了看江余。

“怕是你们才是早有勾连的!”一声喊,就见卓三押着几个人,走进了大厅,为首的那个人,是一个光头,很是健壮,可看他身上已经被封了经脉,明显已经不能反抗了。而这个人被丢到现场来,却让林参眉头一凛。

“林府主,这个人认识么?”萧白易问道。林参看了一眼,便不再看了,那人他当然认识。这个光头就是这把百殊剑的卖家,当然他也是受林参的指使的,只是这个光头并不认识林参,因为林参为了保险起见,中间隔了好几个人,倒了好几手,所以这个光头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谁而卖命的。林参也自信萧白易就算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一时之间查到他的头上,所以他冷笑一声,道:“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人?姓萧的,虽然你是城主,我差着你一截,但在族内,你我品级相同,你若想栽赃陷害给我,若无真凭实据,你……”

林参的话还没说完呢,江余快走几步,在他身上搜了一下,很快就搜出一个如意袋。见被人搜去了如意袋,林参倒也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每个人的如意袋都是只有自己哎能打开的。他自信就算被人拿去了,对方也解不开,他刚这么想过,就见江余只是在手里晃了晃,如意袋竟然就打开了,在场的人看的都是目瞪口呆。

这家伙说自己是白身,难道他是个大盗么?怎么如意袋这么轻松就解开了!在场的人讶异不已的时候,就见江余将那如意袋之中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最终翻出了几封信,看到那几封信,林参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信是他吩咐人去设这个局以后,属下给他的回信,他当时想反正如意袋没人能打开,也就没有立即将信完全处理掉。他心只是颤了颤,立即就又放心下来,因为那信是用密文写的,若不知道密文的写法或者解法,是不可能知道上面的内容的。

“哪个是于炎?”江余拿着那封信只是看几眼,便这样说道。他话音未落,就见萧白易保修一挥,在二楼上,直接卷下来一个,摔在江余脚下。而见这个叫于炎的巡事落在江余脚下,林参大惊失色,嘴巴张的几乎可以放下一个拳头,他不敢相信,江余只是扫了一眼,竟然就看懂了密文。

江余故技重施,在那个叫于炎的人身上搜了一圈,也找到了如意袋,在里面找到了林参给他的信,还有为了收买他而给他的一些宝物,一一对号,一个不少,而如同层层剥茧一样,江余很快又找到了下一个人,一个接着一个,最后如同一个串一样,最终联系到了那个光头身上,而整个事情到此,也几乎是完全清楚了。

“你们还真耿直,人竟然都在。审都不用审了。”江余把全部的人都弄齐后,这般揶揄道。

“林府主,这回算不算证据确凿呢?你身为府主,故意造假,破坏珍卖会,诋毁本族名声,你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知道族里会怎么处理么?”萧白易站起来大声吼道。而后看着这些人,道:“我现在就是把你们都活剐了,上面也不会过问一句的!”

林参仰头,看着萧白易,道:“姓萧的,我输了,棋差一招,我认了。”林参说话的时候,转目看看江余,心中愤恨不已,因为他知道,今天如果没江余,那么成败就两说了。

“嗯……还有一人。”江余这般说道,还没等他说出那人是谁,就见坐在那边桌上的韩少,立即想要逃去,萧白易袍袖卷动之时,他已经被卷到了阶下。

韩少落地后,立即爬起来,大怒道:“姓萧的,你敢动我,我爹是东山院院主,我若有个三长两短,让你们全城的人赔命!”

听到东山院院主这几个字,萧白易也是眉头一皱,但他很快封了韩少的经脉,而后道:“先都押下去!”立即就有人,将已经不能动的韩少,还有林参等人,都一一押了下去。自然是关在城主府邸之中,因为这里有诛心灭元阵,能确保万无一失。

“楚枭楚衍!”萧白易高声叫道,就见楚家兄弟上前一步,恭敬行礼。

“今天开始,紫云府由你们兄弟二人暂时掌管,不得使城内有任何的混乱,知道么?”萧白易命令道。他很清楚,楚家兄弟在紫云府呆的时间很长了,林参不是他们第一个府主,自然也就没什么所谓忠心,所以他才敢用这二人。

“谨遵城主大人所命。”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应道,楚衍是无所谓的态度,而楚枭则是个有野心的,他清楚暂管如果做的好,那么直升府主也是有望的,只要萧白易肯举荐他。

两个人领命后退到一边。而此时,江余还在翻看那些密文,萧白易问道:“江兄弟,还看到什么重要的东西了么?”

“有一份盟单。”江余说着,所谓盟单,自然是反对萧白易的巡事们结盟的名单,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凑出那么多的钱来。江余的话刚出口,扑通几声,大厅之内的巡事,竟然有好几个,吓得直接昏死过去。在师月族之中,吃里扒外,戕害同族是最大的罪过,这些人如果一旦被举发出来,那就是死罪难逃的。

萧白易看看在场那些就算没昏过去,也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的那些巡事,幽幽道:“算了,林参为人,残暴不仁,我早有耳闻,这所谓盟单上的人,我估计也是为他所要挟,不得已才和他一伙儿,也就没必要追究了,以后各自好自为之。”萧白易朗声说完这些,对江余道:“江兄弟,把那盟单给我,我毁了便是。”

江余应声,将一张纸交给萧白易,萧白易看了以后,心中一笑,因为江余交给他的,就是一张普通无字的白纸,便是密文,也没有半个。萧白易知道或许根本不存在什么盟单,江余这样说,其实就是让他收拾人心,免除后患的,他如何不懂。不过手上微微用力,那“盟单”已经化为了尘埃。

本书来自: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上海远大医院孟庆智
滨州治牛皮癣的专家
怀化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三亚治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