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符道巅峰 第五百五十章 一份大礼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8:03

符道巅峰 第五百五十章 一份大礼

“人数已够,等下一批再进,”

挥手撤回源力,在光幕结界关闭之后,吴家老祖说出的话,更是让石飞羽恨的压根发痒,

刚才他就已经算过,这一批加上自己也就两百九十一人而已,何來人数以够之说,

吴家老祖这么做,显然是想让自己落单,好给吴月创造报仇的机会,

但是碍于那个老家伙深不可测的修为,石飞羽也只好将这口怒气压下,

“呵呵,小哥这两天在陆家住的可好,”

相对于吴家老祖,陆家老祖陆元,却是笑着转过身來,冲石飞羽客气的点了点头,

“多谢陆老挂念,晚辈一切安好,”

对于这位心胸豁达的老人,石飞羽也只能报以微笑,

风老这时也转身望着他,微微颔首:“小友的事迹老朽已经听说,能拔出陆家先祖留下的那件神兵,不简单啊,”

站在石飞羽身后,等待进入风云贪图的各大势力之人,见风老都是对石飞羽如此赞赏有加,目光立即变得火热起來,

有着不认识他的,也跟着开始四处询问,想要打听石飞羽的身份來历,

而有认识他的人,则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能得到风老赞赏的人可不多见,就算是像商雨城这一代年轻强者中,陆丘,吴月等人,也是从未受到风老如此肯定,

“晚辈只是侥幸而已,”

轻轻摇头,石飞羽从怀里取出那枚五色水晶雕刻的徽章,打算将其还给风老,

既然要进入风云贪图,这枚徽章留着也无多大用处,更何况风老能将此物借给自己三天,已经算是天大的人情,

要是沒有这件东西,刚才在门外,就已经被吴月那个女人动手阻拦下來,

“这件东西对老夫來说可有可无,小友还是留着吧,它或许能给你带來意想不到的好处,”

将这枚五色徽章接过去,放在掌心轻轻摩挲了片刻,风老却是笑着又交给了他,

“这……”

“怎么,瞧不起我这把老骨头,”

一怔过后,石飞羽刚要开口谢绝,风老脸色微沉,将此物放在了他掌心,见他道谢收起,才转身用手指着眼前占地上千米的风云贪图:“小友可以仔细看看这风云贪图,用心去看,将它记在心里,”

如果刚才石飞羽还以为是风老随性而为,那么现在,他已经明白,这位老人是想告诉自己什么,

目光缓缓扫视着被缩小了无数倍,依旧占地上千米的巨大地图,石飞羽眼神充满了疑惑,

“用心看,有些东西眼睛可是看不到的,”

在他环目扫视风云贪图时,风老的声音再次从耳边响起,

心神一凝,石飞羽心中顿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急忙将双眼闭起,一缕若有若无的神魂之力随之向着风云贪图蔓延而去,

短短瞬息间,上千米的巨大地图,便全部被神魂之力覆盖,而地图中的风起叶落,云卷云舒,山河奔涌,万物生长,一切都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他脑海,

甚至连先前进入风云贪图中的那些人,都无法逃过这种探测,

“嗯,那是……”

仿佛突然在这片地图中发现了什么,石飞羽心中惊疑一声,立即将一缕神魂之力顺着那种熟悉的波动向地图深处延伸而去,

不料一股凶猛的源力突然闯入,将他延伸而去的神魂能量震碎,

受到气息牵引,石飞羽当即闷哼一声,脸色发白的向后退了两步,

猛然回头,望着正在将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的吴家老祖,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个老家伙怎么就处处跟自己作对,难道就是因为吴东之死,先前若不是他故意捣乱,石飞羽恐怕早已查到了那股熟悉的波动來源,

但是现在,随着神魂能量被震退,这股熟悉的波动也突兀消失,让他无从找起,

“时间差不多到了吧,”

并未理会石飞羽有些愤怒的眼神,吴家老祖挥动着袖袍,淡然询问,

风老也是有所察觉,此刻见他催促,不由得摇了摇头:“可惜啊,可惜,”

一连两个可惜,则让吴家老祖眉头一皱,似是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而风老也不愿意多说,想要探测风云贪图,需要特定的时机,这个时机只会在风云贪图封印关闭,云雾尚未汇聚之前方才可以,

如今石飞羽被他打断下來,已经错失了良机,第一个可惜自然是指此事,

至于第二个可惜,风老指的却是吴家老祖的糊涂,

吴东之死固然让他愤怒,但是他却忘了,石飞羽之所以站在这里,也是为了帮助吴爽,说到底都是他吴家获利,为什么就不能暂时放下这段恩怨,等到风云探宝结束之后再來清算

符道巅峰  第五百五十章 一份大礼

,

或许在他眼里,石飞羽只是一个有些运气,又可有可无的人,但与之接触过的风老心里却很清楚,这个少年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袖袍挥动中,风老与其它几位轮回镜强者将光幕结界再度打开,而石飞羽也在此刻顺势腾空,打算进入其中,

“狗贼休走,”

岂料一声怒叱却突然从人群后方传來,视线转过,负责筛选的吴月,带着几名心腹竟是追了过來,

眼见于此,石飞羽心知若是真的被这个女人纠缠,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很难摆脱,

虽然听到了怒叱声,但他并未因此有任何停留,身形一晃便顺着光幕结界裂缝冲了进去,

刚刚踏入结界,一股强大的能量突然凭空涌现,猛的将他禁锢在了云海之上,

而这股可怕的能量禁锢,也让石飞羽脸色骤然一变,心中惊吼道:“不好,吴家这个老东西要害我,”

轰,

然而惊吼声尚未落下,将他禁锢的强大能量却突然被震碎开來,

这般变故顿时让石飞羽松了口气,心中暗呼侥幸的同时,也明白刚才是有人帮了自己,

而这个人除了风老便是陆家老祖,

就在他因此稍加耽搁时,吴月就以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闯入了光幕结界,

杀气突然降临,石飞羽抬头看着结界裂缝,发现从里面望去,就好像湛蓝天空被人强行撕开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

漆黑的空间裂缝横贯长空,绵延数百里之遥,而在这条巨大的裂缝中,已经有着十几道身影相继闯入,

目光一扫,便在这些人里发现了吴月的身影,石飞羽冷冷一笑,心神波动下,风雷神翼立即覆盖在了身上,

当漆黑铠甲形成的一刻,吴月已经通过空间裂缝闯了进來,尚未接近,手掌就以带着恐怖的能量爆轰而下:“受死,”

宛若一道遮天蔽日的源力手掌狂拍而下,空间震荡,山河轻颤,连飘在天空中的云海,都是跟着剧烈翻涌,

眼见这一掌就要轰在石飞羽身上,吴月双目含煞,俏脸铁青,一身气息更是攀升到了顶点,

然而,位于巨大掌影笼罩下的少年,却突然冲她冷笑数声,身形随之化为一道黑色闪电消失而去,

“追,”

吴月显然是沒想到这个家伙速度如此之快,在自己气息锁定下,居然都能逃脱,

咬牙怒叱中,带着一帮心腹立即狂追不舍,

但石飞羽却早有准备,风雷神翼赋予了他恐怖的速度之后,身形带着阵阵雷鸣,猛的冲入了茫茫云海之内,

如果他逃入云下山脉,吴月倒也不怕,凭借着自己空玄境中期的强横修为,足可以将其轻而易举抓出來,

不过等她闯过云海,沒有发现石飞羽的踪迹,这般变故,顿时让吴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随即暗暗咬牙:“好一个狡猾的狗东西,都给我散开找,今天就算翻遍万里云海,也要将他给我揪出來,”

十几名追谁她的强者刚要展开搜寻,云海中却突然传來一阵狂笑:“不必找了,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什么,”

站在茫茫云海之下,吴月猛的抬头仰望,正好看见一道遮蔽了数百米天空的庞大符咒从天而降,

轰轰轰轰,

符咒尚未降临,漫天雷光便是如同倾盆暴雨狂洒而下,

无数手臂粗的耀眼雷光交织成一张巨大的雷,随即将众人笼罩了进去,

雷光四射,云海翻涌,充满狂暴的雷霆能量当即让那些追随吴月的分神境强者脸色难看起來,

在这种雷光之中,竟是蕴含着一种强大的神魂威压,神魂威压致使他们行动都是受到了限制,

震耳欲聋的雷吼中,立即有着几名分神境中期强者惨叫着从雷光大中掉了下去,

“该死,我要杀了你,”

眼见于此,吴月脸色顿时变得狰狞无比,旋即怒喝着挥手撕裂雷光大,直奔云海冲了上去,

不料这个时候,身穿风雷神翼的石飞羽,却突然从另一个方向暴冲而下,目标直指那些遭到雷霆能量重创之人,

风雷神翼的速度何等恐怖,就连空玄境强者想要阻止也來之不及,

仅是瞬间,石飞羽的身形便來到那些人附近,拳头随即带着凶猛之力怒砸而下,

砰砰砰砰,

随着蕴含着强大源力的拳头挥动,当即有四个人就以口吐鲜血,从半空狠狠摔入了山林之中,

而石飞羽更是沒有恋战,一击得手之后,身形立即带着风雷之音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这般变故,则让吴月气得脸色发青,猛然仰头怒吼道:“狗贼,我誓不饶你,”

怒吼声落下,吴月却不得不面对现实,现在想要追杀石飞羽,已经來之不及,而且对方展现出來的恐怖速度,就算是她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追上去,

心知风云贪图中危险重重,自己的几名属下受了重伤,若是得不到照顾,不久便会丢了性命,

咬牙切齿的发泄过后,吴月只好压下心头怒火,挥手带着一帮人向着茫茫林海落去,

而早已逃到上千里外的石飞羽,则站在云海之下仰头大笑,

刚才他也是被逼的急了,才会用这种方法偷袭,否则还真不好摆脱吴月那个女人,

不过在发泄出心中怒火之后,他却要面对另外的难題,

在这片陌生的天地,自己如何与吴爽等人会和,又该如何去寻找zǐ玉的那两个人,以及自己老爹当年找过的沈不贵……

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河北男科
河北男科医院
河北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