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荒古战纪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兽斗,嫁祸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4:40

荒古战纪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兽斗,嫁祸

“地上这幅刻图的八方,各有一处下陷的平台,是为传送阵,你站在其上,以灵力催动,自可将你传送到外界。”

“传送的地点,离此处不下千里,是陨龙山中相对安全的地带,我曾都有去过,你大可放心,不会有丧命之险。”

“赶紧滚吧,在我没有决定改变主意之前,速速离开”寒阴修蛇催促道,“记住,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林惊宇带着齐天来到刻图正北的方向,那里的确有一处下陷的平台,和当初赋雨阁的那处古传送阵有些相似,很完整,没有残缺,不过尺寸小了很多,传送人数有一定的限制。

林惊宇催动灵力,注入到传送阵中,霎时,古老而又沧桑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将一人一猿的身形淹没,霞光升腾,仿若打开了一道时空之门,林惊宇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形在下沉,即将步入另一个世界。

“元珠,还你”趁此之际,林惊宇将获得的寒阴修蛇先祖的元珠抛出,这是交易,他须归还。

传送阵内强大的空间之力,不断跨越着距离,千里一瞬,当林惊宇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百十来丈高的山崖下,山崖顶端似乎有溪流汇聚,在岩石的间隙中落下。

许是溪流过小,在落到半腰时,如同玉石炸碎,各散东西,在崖底,不见成帘的水流,只可感受到阵阵的毛毛细雨,这使林惊宇猛然清醒,一跃而起,将沉睡在胸口的小齐天甩了出去。

“呜呜呀呀.......”小齐天嘴里鼓捣,表示抗议,可他随即便仿佛想到了什么,浑身灰毛直竖,跃上林惊宇的肩头,催促快速离开。

“不知道我躺了多久,万不可让寒阴修蛇追上,这里没有不朽体的遮护,落入他手,性命堪忧。”

辨别方向后,林惊宇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陨龙山的外围,他要横穿凶地,去天骄争渡的天下闯荡。

一路飞驰,林惊宇不敢停下,每当灵力有所枯竭时,他便喝上一小口铁皮象的精血,便又瞬间灵力满满。

在这个途中,不可避免的遇到一些猛兽和厉禽,然而,依靠小神猿天生对危险的敏锐嗅觉,往往都能避开一些强大的莽兽,是以,一路走来,还算安全、畅通。

林惊宇的速度,比之前更是快上不少,这并不是因为修为的提高,而是他参悟林暮天烙印在他识海中的一部功法,有所收获,幻象凌天步,一步幻象,凌天而行,这是赋雨阁耐以立派的身**法,一旦练成,不会比以速度见长的猛禽差上多少。

“唰”

身形如同浮云变幻,有不可捉摸的迹象,穿云逐风,踏山踩叶,林惊宇穿山越岭,如一道闪电,不停歇的前窜。

“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连续奔波了四五日,前行的距离恐怕不下万里,然而,前方等待着一人一猿的,是一座一座绵延到天尽头的苍茫大山,巍峨缥缈,缭绕着迷幻的雾霭,古木成片,万叶遮天蔽日,看不出陨龙山的边缘所在何方。

“逃了这么久,应该是摆脱了寒阴修蛇的追杀,”林惊宇坐在一块岩石上自语,他可不认为,修蛇能够坚持四五日,穿行万里,紧追自己不放。

“哐当”

齐天在林惊宇身上扒出一物,落在了地上,是盛装铁皮象精血的石瓶,他双手抱住石瓶,用小嘴撬开瓶塞,然后躺在地上,用双脚支撑瓶底,令其倾斜,使里面的精血流进自己的嘴里。

看见这傻萌的姿势,林惊宇笑了起来,多日没命的逃跑,难得见到这会心一幕,顿时萦绕心头的阴霾,烟消云散。

他接过石瓶,自己也喝上一口,然后又还给小齐天,说来奇怪,若是以往,服下这堪比极品灵丹的血肉精华,早就应该步入元婴境,可在金精神猿传下她那一族的传承秘术后,林惊宇能够察觉到自己在变强,可修为突破,却变的越加困难。

“同阶无敌”他想起神猿说过的话。

“嗝”

这一声嗝打的特别响亮,扰了一山的安静,只见小神猿嘴里海量的精气喷薄,小小的身体金光闪烁,涌动出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贼溜溜的大眼睛白翻,不断的哈着精气,如同喷火,这是喝太多,撑过头的节奏。

“真是败家啊”

石瓶犹抱在怀里,瓶塞却遗落在地,有少量的精血散落,看的林惊宇一阵肉痛,他取回石瓶收好,躺下,在万叶的间隙中看天,蓝天白云,虫声隐隐,没有追杀,没有逃避。

好像睡上一觉,地作床,天当被,物我同化,可林惊宇知道不能,险山恶水,危险处处,如何能安稳,所以他锐目圆睁,留意着风吹草动。

“吱呀”

突然,小神猿齐天怪叫一声,一跃而起,浑身灰毛炸了开来,他转过身子,看向后方,万木如同波浪,在他眼中起伏,齐天把小手放在嘴边吸允,眼中闪过浓浓的迷惑和惊异,随后又归于平静,缓缓坐了下来。

可是屁股刚贴上岩石,他就又陡然站起,浑身忍不住颤抖,尖叫着跃上林惊宇的肩头,并示意快跑,这是对危险的本能预判,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过这种状况。

“能让齐天有这么大反应,难道是寒阴修蛇追来了”

时间急迫,容不得林惊宇思考,他甩开步伐,横天远去。

“一炷香的时间,你就只能逃到这里吗认命吧,陨龙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身后传来嚣张的啸声,居然真的是寒阴修蛇追来。

“哼追上我再说”林惊宇加快步伐,幻象凌天步发挥到目前实力所能达到的极致,凌天而行,轨迹幻化,不可捉摸。

越过荒林中奔腾的长河,踏过高耸直达天际的山巅,身后苍云呼啸而过,林惊宇如同云海中穿梭的游鱼,身姿灵活轻快,时而若鹰凌天,时而遁入古林,在纵横盘错的藤间纵跃,只为摆脱寒阴修蛇的追杀。

“吼”

前方,传来莽兽的嘶吼声,响彻山林,声音急促,穿云裂石,表征着实力的不凡。

林惊宇腾身九霄,探查前路,视线所及,他发现一头身躯庞大的黑犀,如同一座活动的小山,通体漆黑如墨,铁水浇筑一般,头部一根犀角缭绕着雷光,这是它身上最为厉害的地方,可以凝聚无边雷霆之力。

而黑犀的对面,是一只身躯犹有过之的莽牛,庞大的身体上,覆盖着极端骇人的斑纹,像是蛇皮,它头炉上的一对牛角,同样涌动着雷光,变的紫晶如玉,粗大前肢踏山,山崩土溅。

观这两头莽兽的气势,实力定然不同小可,已经无限逼近曾追杀过林惊宇的荒鳄,它们在浴血战斗,似乎在抢夺着什么。

“嗯那是....一株金色的菇子”

林惊宇发现两只莽兽战斗的不远处,有一团金光闪烁,它长在地上,流转着辉煌的光芒,就像金针菇一般,不过浓郁的药香,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淡淡的修到。

可以肯定,这株金色的菇子,定然非常珍惜和罕见,能够吸引两头半只脚已经踏入长生境的莽兽为之拼命。

前有强横的莽兽,后有遗种追击,林惊宇陷入两难境地,若是直冲过去,无异于是触摸两只莽兽的逆鳞,回应自己的将是猛烈、致命的攻击,而若是绕过,则是给寒阴修蛇追上的机会,一旦落入其手,也是丧命的结局。

“轰”

莽牛腾空而起,四足踏天,八方云霄,皆在其足下云散,它奔腾在虚空上,有如战鼓擂动,每一次腾跃,都声势浩大。

黑犀不遑多让,如同一道黑色陨石逆天而上,它头角凝聚的雷光越发炽烈,小太阳一般,威势狂烈刚猛。

同一时间,林惊能够感觉到,身后寒气弥天而来,正在快速靠近,这是寒阴修蛇追上来无疑。

“嘿嘿.......,来的好”林惊宇突然无辜的笑了起来,神情自然,然而,眼中却藏着一丝狡黠,对此

,神猿齐天很不解,拿小手在他眼前晃荡。

“走啦,我们去抢那株金色菇子。”

未来避免被黑犀和莽牛过早察觉,林惊宇收敛气息,进入荒林中,灵活如猿猱,在古林中飞快的向金菇靠近。

在距离金菇还有一里的距离时,林惊宇猛然冲天而起,他催动全身灵力,浑身紫光流转,宛如紫金铸成的神像,奕阑剑在握,敢于睥睨天下的气势狂泻,无量的剑气席卷荒野。

“赋雨剑诀,风雨如磐”

这是有针对性的攻击,大如磐石的晶莹冰包,铺天盖地的砸向黑犀、莽牛和刚追上来的寒阴修蛇。

这一击不为能够重创谁,只在吸引三者的注意力,显然已经做到,随即,林惊宇身形如电,直取金菇。

“可恶”

“该死”

黑犀与莽牛同时停下攻伐彼此,而后,竟第一时间向林惊宇发动攻击,他们绝不允许那株珍稀的灵药,落入别人之手,谁若敢去,就要面临他们共同的怒火。

三道粗若水缸的恐怖雷柱,狂轰而下,覆盖了大片的范围,顿时一片山林完全被摧毁,满地疮痍,甚至一些断木碎屑上,还有微弱的雷纹哧哧作响,随后便燃起了滔天火焰。

“嗯这就死了吗”

寒阴修蛇见下方没有林惊宇,有些讶然,不认为他能够在半只脚踏入长生境的两头莽兽的合击之下活着。

“追杀我这么多日,还嫌不够小蛇,看小爷不斩了你,”熊熊火焰中,传出寒阴修蛇熟悉的声音。

只见,一团金光携带非常不俗的威能,砸向寒阴修蛇。

...

滨州性病医院
焦作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铁岭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滨州性病医院费用
锦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