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千古帝皇 第四百四十四章:差距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9:21

千古帝皇 第四百四十四章:差距

一秒记住【800♂小÷说→.】,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瑞:“放心吧!你父亲乃是神君中的最强者,以他的实力,这些伤口定无大碍!没准等我们回去,他连咱两的婚事都已经筹备好了!”

晨翎:“讨厌!你怎么满脑子都想到的这些东西?”

景瑞:“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我都已是这般年龄,为何不能想想这些事情?好了!时间倒也不早了,我们快些回去吧!不过孟良方才是跟着我前来的,可咱两相遇这么久,他却还是没有跟上来?”

晨翎:“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景瑞:“应该不会!他的实力也并不弱,除去那些神王、神君外能够打败他的人并不多。”

晨翎:“可万一出手之人就是神君或者神王呢?”

景瑞:“这……这天下哪有这样巧合的事情?一个神君若是没有什么目的,为何要对他动手?”

晨翎:“只怕他们就是有什么目的……”

话至一半,却见得一位强者出现在景瑞和晨翎的视线之中。此时这人身边正押着两人。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着景瑞前来寻找晨翎的孟良和赢翼。

那强者显然是一位下位神君,境界大概是在君魂境第七重左右。一般能够靠着自己成为神君的强者,他们的魂力都比较凝实。故而眼前这人的实力,和那些靠着丹药达到的人完全不同。

自然,他所能够带给景瑞的威胁也更大。便是见得其身旁的孟良、赢翼此刻皆是失去了意识,显然是被其魂力所镇压的。

他见到景瑞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了晨翎:“公主,我想我就没有必要自我介绍了,你只需知道,我叫青衫,是你未来的哥哥。而你便是我的弟媳,所以现在请跟我走。至于这两人,我不会伤害他们,因为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值得我动手。当然,如果公主你不配合的话,他们就会因为你而死去。”

无疑,这确实是一句充满威胁的话语。虽然表面上说着不屑于动手,但暗地里有表面,只要晨翎一个不配合,两人都得死!如此一来,倒是在无形之中给晨翎带来了一丝压力。

见晨翎还未作出决定,青衫神君倒也不急躁,依旧是缓慢的说着:“或许这两人对于公主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可是我想你作为堂堂一国公主,也不愿意就这样看着他们死在你的面前吧!要知道他们可是为了找你,才被我抓住的!当然,我劝你最好也不想其他的方法,我父王虽然吩咐我不要让你受伤,可若是一些意外谁又能够说得算呢?”

晨翎还是没有回答,因为她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剑山世界出来之后,这里就像是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

身边原本熟悉的人,他们都有着奇怪的举动。尤其是那司马信,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东西。但至少他应该是忠心于晨曦神君的,可今日却打算绑架她。

本以为景瑞的出现,这些事情倒也能够解决了。却不想此时又出现个青衫神君,更重要的还是青衫神君要挟孟良、赢翼两人的理由竟然是为了让她跟他走。

晨翎:“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或者说你为什么要抓我?”

青衫神君:“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父亲已经答应了你与我弟青鸟的婚事。而今日我就是接你回去,让你与我弟成亲!现在,你可明白?”

晨翎听罢,双腿一时发软,瘫坐在地上:“不!不会的!我父君不会把我嫁给青鸟的!我已经和人定下了亲事,我的夫君就在我的身旁!他是得到凤翎的人,我此生只能嫁于他!”

这青衫神君虽然看似年轻,实则却有着两千多年的阅历。因此心机倒也颇为深厚,如今见得晨翎此番举动,他倒是早有准备。

“看来你是不相信这门亲事?也罢!不管你是否相信,今日你都得跟我走!因为你没得选!快点,我只给你十息的时间,十息一过,若是你还不跟我走,那我就只能动手了!但我劝你最好不要等到我动手,因为我可不想有些无关的人做出无谓的牺牲,尤其是在你和我弟的大喜日子!快点做决定吧!五息一过,我就会杀死两人之中一人,十息一过,两人都得死!另外你身边那人也得死!”

景瑞:“死?那我今日倒是想要试试,这死亡究竟是什么滋味!我告诉你,不管你有多强大,今日都别想带走晨翎!因为她是我的!”

青衫神君:“谁给你的自信说这样的话?你以为就你这种能力,能够伤得了我的分毫?笑话!我就是让你先行出招,你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景瑞:“那就试试!”

只见得景瑞话音刚落,一股热血就朝着整个枪身蔓延开来。是的,他所要施展的便是那凝血枪法,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这样的战技才能真正的打败眼前的这位强者。

至于当初血枪老者所叮嘱的话语,却全然被他忘记了。如今的他可顾不得失血过多会有什么后果,此时此刻他唯一所知道的只有一点——必须打败眼前这位神君,不然他会带走晨翎。

是的,带走晨翎。这是景瑞绝对不能容许的底线,无论是谁,只要触及这条底线,所面临的必然是景瑞拼尽全力的追杀。

因此当青衫神君想要带走晨翎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很自然的将鲜血不断的赶向枪身之上。

而那青衫神君显然是没有将景瑞放在眼里,如今虽然感受到了景瑞那浓浓的杀意,却也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只是数着他的数:“一、二……五!好了!时间到,既然公主还没有做好决定,那我倒是不建议杀一人让公主相信我的决心。我想想杀哪一个好呢?要不就杀这个年轻一点的吧!看起来他的天分还不错,你说就这么死了,会不会可惜了!只是这也怪不得我,你这个做公主的都不表示什么,我又能够做的了什么呢?”

说完,看着孟良笑了大笑起来。而今便是松开了抓住赢翼的手,并在其上凝聚出一种力量,朝着孟良打了过去。

看着架势,显然对方是下了杀心。此时若是晨翎不同意,他这一掌估计就要打在孟良的身上。可此时的晨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毕竟曾几何时她还只是一个无论做什么都有人安排的公主。

现在虽然独立了一些,但也还是未能够做到独自一人担当一些大事。因此,现在的她脑内一片迷茫,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不过景瑞并不会因此责怪她,事实上他也并不想用晨翎去换孟良。这两人,一人是他未来的妻子,一人是他现在的兄弟。因此这两人在他心中的地位都十分的高,他不想因此失去其中任何一人。

所以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是不会选择舍弃其中任何一个。而如今,虽然形势危急,但他也并不觉得走到了那一步。

至少他还有拼搏的资本,毕竟靠着鲜血发动的凝血枪法,此时此刻已经凝聚于其掌中。这磅礴的力量是他曾经所不曾拥有过,也不曾想到过的恐怖。

虽然换来这种力量的代价也不小,但对于景瑞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够杀死,或者是重伤眼前这位强者,他就能够带着孟良以及晨翎逃走。至于损失的这些血,对于他来说倒是算不得什么,反正赵宇龙那里丹药多,没事拿一些倒也不错。

要说这凝血枪法确实恐怖,在鲜血布满枪身之时。景瑞不光是实力强大了不少,就连抛枪速度也跟着变得极为恐怖。

而今便见得景瑞将其朝着青衫神君扔了过去,而此时的青衫神君正欲杀死孟良。感受到朝着自己杀来的凝血枪,起初的青衫神君并未重视。

在他看来,景瑞不过是一个初入帅魂境的小辈,这等实力在他面前算不了什么。自然景瑞的战技,他也并未重视,只当是一般玩闹罢了!

而今这一掌正要打向孟良,却感受到了那来自枪身之上无尽的杀意。那杀意何其强盛,竟使得君魂境第七重的他感到胆寒。

因而,在他看来这招战技绝对非同小可。眼下便是放下了昏迷的孟良,将那魂力再度凝聚于双手之间,便是见得一个小球在其手中逐渐成形。

那小球呈淡白半透明,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只要稍微有些眼里的人,就能够看出在那其貌不扬的外表之下隐藏了何等雄厚的魂力波动。

显然,这样的东西,若是打在任何一位帅魂境强者的身上,都能够使其当场毙命,而如今他却用来应付景瑞的战技。

不过境界之上的差距终究是难以逾越的鸿沟,以景瑞的实力若是用来对付那些所谓的天才倒是绰绰有余。只是如今面对着同样经历过生死战争的强者,他的优势未免就有些苍白。

毕竟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比他多活了近两千多年。要说这两千多年的历练,让他还不足以比景瑞强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眼前的青衫神君无论是心性、境界、还是魂力的凝实度都比景瑞强大不少。因此在面对景瑞战技之时,他虽然有些轻视,却也对待得认真。

而在这样一位神君的认真对待之下,景瑞的攻击自然是显得无力的。确实,这凝血枪法能够带给景瑞更为强大的力量,但强大也是有所限度的。

以如今景瑞的境界,虽然在使用了凝血枪法之后能够勉强与帅魂境巅峰的强者抗衡。可对方并非是帅魂境的实力,而是那君魂境第七重。

从帅魂境第二重到君魂境第七重,这是一个根本无法逾越的鸿沟。千万年来无人能做到这个程度,自然景瑞也做不到。

因此那凝血枪法虽是强大,可是在面对青衫神君的战技之时,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而今便是见得一个简单的碰撞之后,景瑞便是被那强大的冲击力推了出去。

看着那倒在地上连身子都站不起的景瑞,青衫神君只是轻蔑的一笑:“知道吗?在说大话之前,你得有这个实力去说。不然你只能被当做笑话,不过你的本事确实不差。倒是提醒了我,既然你想救这家伙的话,我想你们的感情应该也很好。不如这样,我今日大发慈悲,送你二人一同前往黄泉路,也算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景瑞:“你!”

其实景瑞身上并未受伤,之前的撞击虽然强大,可他本身也不弱,寻常情况之下倒是能够轻易挡住。只是此次不同,凝血枪法抽出了他体内大量的血。

如今的他因为失血过多,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根本无法行动。唯一剩下的,便是那源自双眼的愤怒。

原本以为自己全力的一击,就算是不能杀死对方,好歹也能让对方受伤。可是谁能想到,自己拼尽全力,甚至不惜燃烧自己的鲜血换来的一击,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对方给击碎了。

实力永远都是最缺少的东西,一直以来景瑞从来没有感觉到实力的不足。而如今面对青衫神君之时,他却明白了什么叫做差距。

况且对方还只是一个下位神君,而他当年可是在晨翎面前承诺过超越所有神王。眼下却连一位下位神君都难以匹敌,作为一个男人,此刻他所输掉的不止是一场战斗还是颜面。

但对方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麻木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青衫神君乃是青崖神王的长子,实际年龄比他的弟弟青鸟要大上一千五百来岁,因此两人其实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如今做这些也只是遵循其父之命罢了,故而做起事来只是为了完成目的,并不想节外生枝。而今见得在场之人只剩下晨翎一人还能站立,便是朝着晨翎跑去。

至于之前威胁晨翎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节省一些时间,随便给自己省下一些麻烦罢了。事实上如孟良、景瑞这种不知道底细的人,他还是不大敢下手。

尤其是在抓住孟良时,孟良所展示出的血脉之力让他震惊。使其不禁思考,是否是某位强者的子嗣。虽然他的后台也并不软,但能够少一些事自然不是坏事。

而今既然三人已经失去作战的能力,他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用谁去威胁任何人。如今便仅是想将晨翎抓回去,然后交给青崖神王。

只是晨翎也并非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虽然涉世未深。但终因与景瑞多日的相处,学到了一些骨气。此时竟将那长鞭抽出,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自杀!相信我死了,你也不好回去交差!”

青衫神君:“聪明!懂得用死来威胁我!的确,我不能让你受伤,更不能让你死,但这不代表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他不是你的未来的丈夫吗?你难道愿意看见他死?”

说着,青衫神君远远的用魂力将景瑞提了起来:“之前那两人没有什么影响力,我相信他总不会没有吧!自己选择吧!是嫁给我弟,还是陪他去死?若是选择前者,我大可以用神君的尊严保证我一定会放过他。若是后者,我也不会反对,毕竟你们的感情这么深,我也不好拆散。”

青衫神君话音未落,林中不远处一股强大的镇压力却压在了他的身上。进而便是一声低沉的话语:“既是不好拆散,那为何还不放人?莫非等着我动手?”

青衫神君强行用魂力顶住了这压力,方才站直了身板朝着四处望去:“你是何人?”

“我是能够杀死你的人!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放了他们立刻滚!二,死!”

青衫神君:“放了他们?你倒还不如让我去死!”

“那你就去死!”说话间,林中飞出一把由墨构成的利刃,从那青衫神君的面前飞过。

要说这墨刃确实强大,只是简单的掠过,却将那原本牵制着景瑞的魂力给切断。

而今景瑞放才是感受到了一阵舒缓,落在了地上又不知是谁在其嘴里放了一枚丹药。此刻体内的血液倒是在缓慢的恢复,脸上也逐渐出现气色。

等到其睁开双眼之后,却见得自己正被赵宇龙背着。并且他的背上还带着孟良和赢翼,显然刚才救他之人正是赵宇龙无疑。

见到是赵宇龙,景瑞也有些兴奋:“你不是闭关了吗?怎么有空来救我们。”

赵宇龙:“修炼天天都可以,但兄弟并不是年年都能有的。更何况我早已出关了。对了!差点忘了,你失血过多,最好不要说话,安心休息。放心,他中了我的幻术,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晨翎就跟在我身后,估计再过半刻我们就能到传送阵那里。到时候他就不便对我们动手。”

景瑞:“好吧!既然你都来了,我又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我不明白,之前那家伙说的一些话是什么意思?就是那青崖神王与晨曦神君定下的,关于晨翎的婚事。”

昆山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滨海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南昌白癜风治疗费用
营口白癜风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