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三界好公仆 第267章 好一派田园风光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7:23

三界好公仆 第267章 好一派田园风光

“艾教授早!何……学子,这是还没起来呐?”

于乐和姜晚回到宁唯事家时,宁唯事和艾都已经起床了,排排位蹲在月台边上刷牙,满嘴的白沫子。

灰塑料桶,灰塑料盆,木柄灰塑料水舀子。艾都拿水舀子直接舀水漱口,咕噜噜喷出好远。

牙刷牙膏白毛巾是二蛋一早送过来的。

这货昨晚参加宁无双的状元宴,其实是代表村两委来的。

如今村会计老王正式退休,村主任老赵半隐退垂帘听政,二蛋就是皂户屯新一代话事人。

出席红白喜事,坐酒桌上首,原本就是话事人的中心工作。

不管怎么说吧,宁无双中了状元,皂户屯上了电视,五道口教授连夜来接高材生,这都是皂户屯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成果,足以载入屯史的大事件。

皂户屯没屯史?哦,那就建之!

结果,一晚上也没他啥事儿,他也没敢亮明官方身份,添茶倒酒倒是挺勤快的。

反正乐哥都看在眼里了呗,这么一想也就没那么委屈了……

“年轻人觉多。”艾都一边嘻嘻哈哈地搭话,一边拿湿毛巾使劲地擦脸,随后在头发上过了一遍,就算是梳洗完毕了。

分别二十余年的两位老友,一晚上大概谈了不少事情,艾都看上去眼圈发乌,精神头倒是挺足的。

宁唯事还是不紧不慢的,却也能看见眼底的愉悦,感觉年轻了不少。

“校长,我那同学,叫王启安的,他奶奶快不行了,在山野小店里。咱们去看看?”于乐帮着收拢洗漱用品。

“哦,那就去看看。”宁唯事随口答应,回头朝艾都笑笑,“豆豆,下山吃早饭。”

“哦。”艾都也是随口答应,反正就一个随手小包。

姜晚进屋看了看,宁无双正四仰八扎地沉睡呢,也就没叫醒她。姜晚倒是有心让于乐进来欣赏一番呢,十八的少女什么状态都是最美。终于给宁无双留了个条子,醒来后下山吃早饭,爱你哦。

二蛋本待去喊秦欢和何青柏的,想了想又觉得不合适,就主动待院子里守着。

躺椅果然比马扎子舒服多了,更适合思考皂户屯的发展大计……

“藏马山是个好地方!”下山的路上,艾都边走边感叹。

蓝天一碧如洗,空气沁人心脾,路边的草叶上滚动着露珠,似乎能洗去所有的俗世浮尘。

“嗯,好一派田园风光嘛!”宁唯事揶揄。

“我是真不能呆多久,”艾都没有反驳,反倒是认真地叹了口气,“我还是认为,你出去走走比较好,你比我强。”

“没什么放不下的。”宁唯事摇摇头。

想来二十余年前的事情,已经不足与外人道了,于乐没有好奇心,虽然也听不懂他们的机锋。

和姜晚手拉手在后面跟着走多好。

五公里山路其实不近,艾都步履矫健。

直到进入山野小店,看见那辆大型救护车,艾都才有点傻眼。

“我是赤脚医生嘛,跟你说过了。”宁唯事微笑。

艾都:“……”

老宁你这么逗本豆合适吗?

刚才好像听于乐说过谁的奶奶不行了,艾都根本就没在意。

赤脚医生嘛,临终前关怀一下,打个止痛针什么的,照顾一下孝子贤孙的情绪。

于乐那么轻描淡写的一说,宁唯事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应,差不多就给了艾都这么个感觉。

顶多再加上一条吧,这师徒俩看惯了生死,那都不是事儿,那都是生意……

而眼前却是,这么一辆改装大轿车,旁边凑了这么多医护人员,这是特意进山来找赤脚医生的?

“您就是宁神医吧?”病人家属显然也不是普通人,眼底有焦躁忧虑之色,却也四平八稳。

“我是宁唯事。”宁唯事微笑着与病人家属握手,“放心吧老王,到了藏马山就没事。”

老王陪着笑脸,那表情却像是在说,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果神医靠谱的话。

都不用看病人就打包票了?

回头就瞪了一眼身后的小王,王启安一脸的无辜,也只好硬着头皮介绍,“老爸,这是我同学于乐,宁神医的学生兼经纪人。”

老王显然有点儿抓狂,却是发作不得。

“王叔请放心,宁神医包治百病,无病强身的。”于乐的话就更靠谱。

“要不然,咱先瞧瞧病人?”老王深吸了一口气。

居移气,养移体,老王的修养足够。虽然当年他只是个辍学的农村娃,在建筑工地搬了很久的砖。

“放心吧王总,我刚来时也是不信的。”秦奋从医护人员那边走过来,熟络地跟宁唯事和于乐握手。

老王:“……”

这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骗子,那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托儿。

老王我可是打了一辈子鹰的啊。

“乐哥,先瞧瞧我奶奶?”王启安赶紧拉了于乐上车,感觉老王像是要原地爆炸了啊。

如果这事儿是王启安主动闹出来的,此时老能要寻摸趁手的武器了。

“嗯好,先瞧瞧奶奶。”于乐上车,宁唯事当然也跟着上车,站一堆儿小声聊天的医护人员也都上来了。

此时老王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但还是跟着上车了。

车下就剩下了艾都和秦奋,也没人给介绍下,只好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互相恭维。

两个副教授地位对等,在山清水秀的藏马山相遇,还真是缘分呢。

奶奶果然不行了,只剩了一把老骨头,口鼻上扣着氧气面罩,身上插满了管子,各种仪器在闪烁,吱哇叫。

“能喝水吗?”于乐问道。

“定时鼻饲营养液。”年长的护士一直守在床边上,对病人也是极为尽心,回答问题就有点儿带搭不理的。

营养液是一种白色的小袋子,吊在顶棚的钩子上,已经剩得不多了。

于乐拿手指刮了一下,小袋子上方就破了个口子。随后手里又多了一个矿泉水瓶,往小袋子里倒了几十毫升。

“你干嘛呢?!”老护士不乐意了,但于乐块头太大,指甲也足够尖锐?

老护士就怒瞪着老王及小王,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病人呢?

医护人员都是按天计费的,费用还相当的高。

对现代医学来讲,生命其实是有价的。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病人就很难咽下最后一口气。

虽然生与死的差别,其实也没那么分明。

病人也不见得愿意这样活着,嗯,赖活着……

老王赶紧陪了笑脸,然后就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无论如何,这就是最后一站吧,儿子跑累了,也没招了,娘哎,要不咱就这样吧。

王启安使劲地挠头,乐哥的矿泉水瓶哪来的?

掺水的营养液很快就滴完了,于乐把小袋子取下来,团成一团揣进了口袋。

“乐哥,宁校长,能行吧?”王启安满脸的纠结。

“放心吧,能治。”宁校长点点头,转身下车。

医护人员都远远地看着宁校长和于乐,就像看二傻子一样。

于乐跟在宁唯事后面,王启安又跟上了于乐。

老王蹲在那儿没动,两只粗糙的大手一直捂着脸。

“那,乐哥,咱啥时候治啊,吃药还是打针。”王启安觉得老王老了,也变脆弱了。到了藏马山地头上,我得撑着点儿啊。

“已经治过了啊,后续治疗,得先等奶奶醒了再说。”于乐拍拍王启安的肩膀。

“治,治,治过了?”王启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靠谱,怎么就打包票让老爹带奶奶过来了呢。

艾都神色复杂地看着宁唯事。

虽然他没跟着上车,车上的对话声还是能听见。

看来,这些年,老宁活得真是不易,他不是坑蒙拐骗的人啊!

毕竟孩子要学费生活费,孩子也真有出息,可是我都说了我来想办法了啊。

“乐哥,咱亲兄弟,明算账。费用都好说,你尽管用药。”王启安憋得吭哧吭哧的,“但我奶奶这样吧,我也明白,应该是到岁数了。不行的话,你给个痛快话?”

这时,秦欢陪着何青柏进了院子。

秦欢没顾上跟秦奋打招呼,先怼上了王启安,“王哥,你啥意思?”

“我这有点儿下不来台!”王启安恼羞成怒。

“我的病情我清楚,我爸爸就是医生他也清楚。宁神医这儿,就是活死人肉白骨!我在藏马山,相当于重生!”秦欢是宁唯事的脑残粉,不单是因他活命。这两个月跟宁唯事朝夕相处,说的话比跟他亲爹还多。

何青柏在一旁撇嘴,“有病吧,我们还是得相信科学。病急乱投医这种事儿吧,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宁唯事静静地站在那里,神态安详。

于乐静静地看着何青柏,小伙子,我看好你哦!

何青柏静静地看着秦欢,藏马山这地界儿,自然风光还是不错的,就是太偏远了,没准儿能产生邪教。农大毕业生嘛,明辨是非的能力毕竟是差了点儿。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爹是骗子?”宁无双其实在秦欢和何青柏后面不远,最后才是二胖,跑得气喘吁吁的。

何青柏的表情有些悲天悯人,不管你爹是个啥人,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我们可以一起面对!

王启安叹口气看向救护车,正好老王的声音轻飘飘地传了过来,“启安,上车吧,我们回去,陪你奶奶最后一程!”

除秦奋之外的一众医护人员相继上车,觉得这趟临终关怀之旅要结束了。

本来其实还可以再坚持一两周的,但病人家属恐怕已经放弃了。

挺遗憾的事情。

王启安低着头走向救护车,就在此时,那老护士突然喊了起来,“动了!老太太动了!老太太睁开眼了!”

一阵鸡飞狗跳。

随后还是那老护士疑惑的声音,“老太太说话了,她好像是说,肚子饿?”

1秒记住爱尚:.。版阅读址:m.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专家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联系电话
卵巢早衰治疗价格
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看妇科病医院哪儿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