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854章 略懂,略懂!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5:54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854章 略懂,略懂!

“太炎真气?想不到孙家又出了一个神医,还这么年轻,后生可畏啊。”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捻着胡须,一脸的感慨和肃然。

“是啊,都说岭南多中医,果然不假。”

另外一名老者目光中露出细微的嫉妒之色。

“不要长他人志气,中医一道,可不是耍杂技。”

三名老者中长着一脸卷腮胡的老者神色傲人,他穿着的是滇西人士常穿的扁服。

三人的议论声落入陈帆的耳朵,陈帆目光看向孙大谋手上的真气,原本有些期待看见孙氏太炎宝典的他,眼中难掩失望之色。

孙大谋的确修炼出了真气,但以陈帆如今的眼力,怎会看不出惊艳表象之下,更多的是华而不实。

给针消毒而已,至于这样装逼吗。

尽管陈帆虽然看出孙大谋华而不实,但他却感觉到,对方溢出的真气,的确蕴含着至阳的气息。

让他对孙家的太炎宝典夺取信念变得更加强烈。

陈帆思考间,孙大谋用三根银针分别扎在马雷的腕间三焦穴,以针诊脉,手法的确新颖,但陈帆却不认为他能找到马雷的结症所在。

孙大谋诊脉之后,并没有像莫启高那般陷入沉思,而是立即拿起笔,在纸上写起来,似乎大有信心的样子。

另外三名中医也不再藏拙,各自拿出望闻问切的本事,对马雷进行诊脉,其中那么火气暴躁的老者,用了一手刮痧诊脉,在马雷的手腕上留下长长的三条血痕,引得管家福寿十分不满。

倒旁观的陈帆,微微有些惊讶,心中感慨,中医一道,果然博大精深,各种手段层出不穷,那老者显然属于苗医一系,刮痧手法虽然血腥了一些,陈帆却能敏锐的觉察到,昏迷的马雷气息稍微稳了一些。

更让陈帆惊讶的是,桃花冰冷如霜,没有阻止刮痧的动作,说明她也深谙中医之道。

当然,昏迷的马雷让每个人都折腾一下,原本就苍白的脸,变得如白纸一般,气息也越来越微弱。

不过马家显然也有准备,在场的除了中医之外,还有两名私人西医,给昏迷马雷用上氧气,还用上设备,随时监控马雷的生命体征。

这是双保险的做法,其中一名中医还向两位西医问询血液检测等数据。

然则,马雷身体的最大问题,就是检测不出问题。

除了大笔挥霍的孙大谋之外,三名老中医依旧在深思当中,模样乖张,一名扯着胡子,一人抱着茶杯,另外一人则眼瞪如铜铃,摇头晃脑,嘴里念叨着怪哉,怪哉。

即使是神秘的巫医莫启高,此时也抚摸着蛇头,额头青筋凸起,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陈帆目光从莫启高和孙大谋两人身上掠过,更多的是看向那三名老中医,此时能够留在马家,自然有几分真本事,如今马先云去了京北当院长,医院人手不足,这三名老中医,被陈帆纳入考虑当中。

不过这件事,陈帆希望是由马家的人来邀请更为恰当,他只想在幕后默默地推动。

一名合格的中医,已经是珍稀动物,更别说有本事的了。

陈帆思绪纷飞,甚至将主意打到那四名绿袍女人和身份可疑的桃花身上,毫无疑问,这几人都是懂中医的,如果她们出身干净,完全可以考虑。

至于孙大谋和莫启高,陈帆则是一开始就绝了这份心思的。

陈帆思考间,三名中医各自执笔,开始写方子和把脉的病情诊断,莫启高也开始动笔,不过他却是左撇子,写字的动作,如握刀一般,十分诡异。

“麻烦诸位了,桃花,把他们的方子收起来。”

福寿见五人停笔,让桃花去收方子。

“等一下。”

陈帆这时上前几步,面带笑容。

“桃花小姐,能给我一支笔和一张纸吗?”

“哦?怎么,这位小伙子,你也想试试?”

那火爆脾气的老者一瞄陈帆,脸上闪过一丝烦躁,他行医多年,疑难杂症遇见不少,许多病情属于那种查得出,却没法治,但马雷先生的情况却是,脉象正常,但他整个人的生命,却在快速流逝。

闻所未闻。

“呵?你不是来送东西的吗?”

孙大谋神色间充满得意,他是第一个动笔的,在场的,都是中医当中的精英,他又代表孙家,自然有他的高傲。

莫启高目光闪烁,却是没有接话,他的手在安抚袖子中藏着的毒蛇,不知为何,一向凶厉的毒蛇,一旦陈帆靠近一些,就会显得急躁不安,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要知道,巫医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主要缘由是行医用药时用的东西太过骇然,百蛇为首,蜈蚣,毒虫,无所不用其极,以毒为医,让世人惧怕不已。

所以,每一个巫医,都是驭蛇高手

,养蛇高手!

养了十几年的毒蛇,竟然惧怕一名生人,莫启高还是第一次遇见!

可是,莫启高并没有从陈帆身上发现任何巫医的痕迹。

他心生忌惮之时,却又暗自盘算,能不能做掉陈帆!

咬人的狗不叫,啄人的毒蛇不露光!

陈帆面对孙大谋的嘲讽,熟视无睹,而是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莫启高。

桃花一言不发,将一支笔和纸递在陈帆面前,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与陈帆交错而过,看莫启高和孙大谋的眼神又浮现凶光。

陈帆若有所感的看向四名绿旗袍女人,发现她们表情同样不善,心里顿时明白过来,想来因为他的提醒,桃花及时的让这四名女人脱离魔掌,没有被孙大谋和莫启高得手。

“送东西的?还不快滚出去?!”

早被晾在一边的马啸天闻言,顿时一声爆呵。

陈帆眉头一皱,福寿却是连忙站在陈帆和马啸天中间,他向其他人介绍道:“这位是京北陈家家主陈帆先生。”

“家主?”马啸天一瞄陈帆,见陈帆年轻而穿着普通,“家主这么不值钱吗?没听说过,福寿,你真是好本事,阿猫阿狗都领进马家,乌烟瘴气的!”

“嗯?”

马啸天话音刚落,便听得一道鼻孔出气的冷哼声响起,却是那火爆的老者发出不满的声音。

陈帆原本也想发怒,没想到对方竟然开了全图嘲讽,瞬间吸引仇恨,简直是典型的下副本乱拉怪的猪队友,他心中有些了然,为何是马依依病重的父亲执掌马家,而不是马啸天了。

情商智商都太低啊!

阿猫阿狗,谁是猫,谁是狗?这不是把一屋子的人都得罪了吗!

管家福寿嘴角抽搐几下,有些难堪,他虽然是一名管家,但马大爷的这话,实在是把马家的脸都丢到地上了。

“咳……大爷,这位陈家主,便是前几年与我们合作的陈家家主。”

马啸天一愣,脑回路终于反应过来,但他察觉到房间气氛怪异,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放嘴炮得罪了所有人,他一阵恼怒,把罪都怪在陈帆身上,他冷冷一笑,说道:“怎么?陈家主还是一名中医?”

“略懂一些歧黄之术。”

陈帆呵呵一笑,对于马啸天这种猪队友,实在不想多说一句,他提笔在纸上快速写下一行字,卷起来递给桃花。

(本章完)

济源男科医院
通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巴彦淖尔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济源男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