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轻舞】白驹败逃大竹(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0:17
摘要:使得民不聊生。 1927年白驹率部进驻川东大竹。这白驹驻进川东大竹后,挖空心思,巧立名目,什么“印花税”、“烟花税”、“落地税”、“起运税”、“外销税”、“红灯税”、“懒税”……那各种无法解释的税收名目多如牛毛,摊派下来,目的之一就是向辖地人民要钱要粮。苦不堪言的大竹人民看着赶走了豺狼,又来了虎豹,承重的负担,喘气不止,心如火烧。 白驹,并不是四蹄立地狂奔的白马,他是四川杨森部下的一位师长,其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他是四川省广安人,国民中央军校高教班第 期毕业生。重庆沙坪坝郊区有一座白公馆,就是军阀白驹的郊外别墅。后来军统局用 0两黄金买下了白公馆,19 8年起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当作秘密监狱。
言归正传。时年的四川军阀们,名义上接受南京政府的领导,实际上仍处于军阀混战时期。大小军阀连年混战,后来他们大部份都打着国民革命军的旗号,强占地盘,横征暴敛,扩冲自己的实力,欺压百姓,使得民不聊生。
1927年白驹率部进驻川东大竹。这白驹驻进川东大竹后,挖空心思,巧立名目,什么“印花税”、“烟花税”、“落地税”、“起运税”、“外销税”、“红灯税”、“懒税”……他娘的只顾取税名,那各种无法解释的税收名目多如牛毛,摊派下来,目的之一就是向辖地人民要钱要粮。苦不堪言的大竹人民看着赶走了豺狼,又来了虎豹,肩上承重的负担,喘气不止,心如火烧。
大竹人民生活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声。“白驹驻进大竹城,地皮就要刮一层。”老百姓们咬牙切齿,怒目圆睁,又能把这个“土皇帝”有什么办法呢?
白驹的横征暴敛,激起了大竹民众的反抗,也影响了当地势力的种种利益。这地方抗税事件就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是老实的乡民又怎么胜得过有枪炮的军阀白驹呢?多少家庭家败人亡,妻离子散,流浪他乡。出生于本县清河场的将军范绍增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为了百姓安宁,这天他派人送书信给大竹地方团练局局长张载之。张局长看了范少的书信,就亲自到范将军部拜访范绍增。通过密谈,志同道合,二人摩拳擦掌,决定赶走这匹在竹乡横征暴敛的害人“野马”—白驹。
范将军决定支持人枪,团练局主动出面,事不宜迟,立即行动起来。
一场团阀与军阀的战争打响了,时称“军团冲突”。
那一天,毫无防备的白驹部被团练局的人马围得水泄不通,团练局官兵部份冲进白军营部,端着枪喊着话缴其部的枪支,道明白驹残暴,压榨百姓,人民苦不堪言,白驹不得人心,一些官兵见情况不妙,呆如木鸡,听话的官兵当场任由团练局官兵缴枪乖乖投降了,一些不识时务者还想反抗,早有准备的团练局官兵举枪射击,顽抗者当场丢命,致使血流成河,枪响后就去见了阎王了。
这白驹还在内宅和妻妾们欢乐,听到枪声也惊了。突然卫兵来报告:“报告师长,这地方团练的兵把我们部包围了啊!”
白驹听了头一昂,身着睡衣的他从床上立即起来,他在桌上一声拍掌响起,冷笑着说道:“这地方团练是一只什么鸟?凭他那几个人和几条枪敢和老子正规部队较量吗?快传令,各团营加强防范,对敢来犯的人丁就地杀掉,切莫手软。”
白驹正在说话间,其部下团长、营长、及其贴身心腹都慌慌张张跑来报告:“师......师座,地痞团练突袭我......我部,我军毫无准备,俘的俘,伤的伤,死的死……”
这时枪声越来越激烈了,喊声震天响。白驹情知不妙,慌忙召集贴身警卫及残部杀开一条血路,打开城门,逃出竹城。白军狗急跳墙,慌不择路,率残部只顾逃命。残部时而逃到清水场,时而在庙坝场依山扎营,时而又被追赶到大竹、梁平的交界处石桥铺龟宿。
白驹慌乱中带领残部退至凤山寨,以此为据点,养精蓄锐,差人向军长杨森求救,伺机东山再起。这白驹及残部驻进凤山寨,昔日威风扫地,发号施令,当地绅士谁也不买他的帐了。一行人马,三餐要食,其残部就沦为土匪,进民居家抢劫了。这天,饥饿的白驹在大家护拥下冲进离寨不远的一大院子里,杀猪捉鸡,抢粮食。正忙碌之时,一头上包白帕的妇人家跪到白驹面前:“长官,我刚生了孩子啊,留两只鸡我自己吃。”这时其妇一家人也跪地哀求他。
白驹是酒肉食惯之人,近日兵慌马乱,生活困难,别说酒肉,素食也难得饱肚,今天看着猪肉、鸡肉,口水直流,但又一想我堂堂正规部队,今日之举跟土匪有何区别呢?立即回说道:“你月母子吃得,我这月公子就吃不得吗?”
妇人及家人捧面大哭:“长官,你就行行好吧!”
白驹看到这个情况,他想我堂堂正规军一师之长,如今成为了生存没了纪律,口口声声暂借,何时能归还?他成了匪徒头子了,他仰天长叹:“天公,我并非不善之人,沦匪实是肚中饥啊。”
他对贴身兵说道:“把他们牵起来吧!”
白驹对妇人家说:“今日吃你几只鸡,待稳定局势,定按几头肥猪价值赔付于你。”
妇人也只好说:“长官啊,我不要厚利,只求将我家鸡还我。”
卫兵听了,拔出手枪吼道:“大胆泼妇,不识好歹,你还要命吗?”
白驹怒吼卫兵收枪,又对那妇人说些待安定之后足额付款慰之的话来。
当他们把周围劫掠的猪、母鸡杀了煮了几大耳锅,强令民夫帮他们挑着进寨,刚走在到一地名叫分水桥前不远的地方,民团又蜂拥而至,杀声吼声震天,白驹残军吓得魂飞魄散,喊爹叫娘,弃了物资,逃往寨里,闭门不出,等待援军到来。团练人马追击到凤山寨,见白驹闭寨门不出来,就用重炮轰击,轰轰的响声惊天动地,烟雾弥漫,白驹残部如惊弓之鸟,被迫从后山慌忙逃跑。
这场战争持续了四十余天,最激烈的是在当地的庙坝、石桥之战。后来白居率残部离开了大竹。
赶走了这位横征暴敛的“土皇帝”,当地老百姓拍手称快,鞭炮齐鸣。有人唱起了民歌:“白驹进了大竹城,横征暴敛不安民。十月里来小阳春,大竹团阀打白兵,打得白驹四处窜,跑到万县求杨森……”

共 21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白驹驻进川东大竹后,挖空心思,巧立名目,什么“印花税”、“烟花税”……那各种无法解释的税收名目多如牛毛,摊派下来,目的之一就是向辖地人民要钱要粮。大竹人民肩上承重的负担,喘气不止,心如火烧。白驹的横征暴敛,激起了大竹民众的反抗。出生于本县清河场的将军范绍增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为了百姓安宁,这天他派人送书信给大竹地方团练局局长张载之,于是一场团阀与军阀的战争打响了,时称“军团冲突”。他们决定赶走这匹在竹乡横征暴敛的害人“野马”—白驹。这场战争持续了四十余天,终于大竹团阀赶走了白驹这位“土皇帝”,真是大快人心!小说反映了邪不压正!任何搜刮民心与人民为敌的贪官都得不到好下场!佳作推荐阅读!【轻舞编辑:晶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150 】
1 楼 文友: 2014-04-12 16:59: 5 谢谢宏声老师赐稿!祝创作愉快! ( ()
2 楼 文友: 2014-04-12 16:59:44 谢谢!编辑辛苦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4-04-15 16:41:15 谢谢妹的鼓励!9个月宝宝大便干燥硬球
6岁儿童口臭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